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訪美學者:美國確診超百萬,美國媒體抱團質疑特朗普抗疫失敗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 | 北京—美國紐約連線報道

楊競博居住的公寓,距離紐約的一家醫院只有500米,鄰居從朝北的窗戶望去,能清晰地看到這家醫院的全景,有幾處為應對疫情臨時搭建的檢測帳篷,路邊停放的兩輛冷藏卡車作為臨時停尸房尤其扎眼。

住在高層并朝北向的鄰居,可以看到醫院全貌,白色帳篷是病毒檢測的地方,冷藏式卡車臨時停尸房由1輛增加到2輛(楊競博供圖)

住在高層并朝北向的鄰居,可以看到醫院全貌,白色帳篷是病毒檢測的地方,冷藏式卡車臨時停尸房由1輛增加到2輛(楊競博供圖)

她不愿輕易開窗換氣,因為有一天她忽然看見窗外玻璃上停了一只蒼蠅。“我住的樓層還算高一點,都有蒼蠅,如果開窗,若有蒼蠅飛進屋,也許會傳播病毒。” 楊競博說。

因為美國疫情日益嚴重,她每天都會關注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當看到圖標一天天由點及面地漸次變紅,她著實被嚇了一跳。超100萬確診病例、逾5萬死亡病例,而且每天新增確診病例依然保持2萬多,這已經超出了她想象。

作為中國傳媒大學赴美訪問學者,楊競博自2019年8月底赴美至今已近8個月,目睹了美國疫情發生的變化。因為不常出門,盡管美國疫情嚴重,她并不擔心自身的安全,甚至感謝在疫情期間能夠身居美國,否則也不會如此深入地了解和體會到美國的政治和媒體生態。

以下是楊競博口述。

美國對疫情反應遲鈍

武漢的疫情至少是提前了兩個月向全世界發出了信號,但是美國的感染人數世界最多,這是有原因的。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美國的新聞媒體報道稱,新冠肺炎的死亡率還沒有流感高。于是,很多人都不當回事兒,甚至在3月12日紐約州州長科莫宣布所有百老匯劇院關閉的時候,大家還都不在乎。

我身邊包括居住在公寓樓的人,大家真正開始關注并認真對待疫情,是發現新聞里所說的接收治療新冠肺炎的醫院,距離居住的公寓只有500米。在此之前,我們一直以為這類醫院會設在更遠一些的地方。忽然發現新聞中往冷藏卡車抬尸體的畫面就在如此近的距離,難免心生恐懼。

醫院路邊停放的冷藏式卡車臨時停尸房,叉車把尸體送入卡車保存,叉車工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他正在做他所能做的一切。(楊競博供圖)

醫院路邊停放的冷藏式卡車臨時停尸房,叉車把尸體送入卡車保存,叉車工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他正在做他所能做的一切。(楊競博供圖)

鄰居開始互相提醒。這個時候,你會忽然發現,一棟樓里不管是白人還是其他膚色的人種,大家都開始自覺地戴口罩了,甚至公寓前臺的工作人員也開始戴口罩了。對我們來說,確實有這樣一個節點的變化。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這也是武漢至少提前兩個月向世界發出信號,美國卻反應特別遲鈍的原因之一。美國距離中國太遠了,14000公里的直線距離,“共情”心很難到達東半球。但是,美國的華裔人口感染卻比較少,也是因為跟國內的“共情”心理比較強,華裔也是美國最早戴口罩的。

發布死亡消息,促使社會隔離

自打來美國,我一直住在紐約市。早期的紐約州,是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域,卻一直堅持不封城。紐約雖然不封城,但也采取了“社會隔離”措施,而且隨著疫情的加重,紐約“社會隔離”的級別也在上升。

我理解的“社會隔離”和封城是有區別的,一般而言,封城是靠行政命令,如果出城或者做了違反規定的事情,就是違法。但“社會隔離”不一樣,一個人出門想去任何一個地方,沒有人會攔著,即便出行選擇乘坐地鐵,也沒有人會攔著。除非是跟另一個人緊挨著坐,警察看見了才會出來制止。

之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特別想封城,他曾經宣布要把紐約州、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這3個州全給封了。當時紐約州州長科莫特別反對,公開表示這個時候宣布封城,就是讓美國的其他州歧視紐約州。封城就意味著歧視,科莫反對任何的歧視,在他看來,恐慌比病毒更可怕,傳播得更快更廣。如果封城了,就會造成紐約州的恐慌,就會有很多人逃離紐約,進而造成對其他州更大的病毒傳播。

現在紐約市的大街上基本上看不到人,這就是鼓勵民眾實施“社會隔離”所起的作用。很多人在出門之前都會想:為什么要出門?比如要去學校,現在學校沒人上課;想去咖啡店喝杯咖啡,咖啡店基本上也都關門了。

在美國,包括紐約,每天都能看到很多真實的死亡案例報道,發布死亡消息,這對社會隔離有利。美國媒體會做一系列關于疫情死亡的報道,甚至有記者會待在殯儀館拍上一天。這可能跟美國的宗教和文化信仰有關。當很多的死亡案例出現在面前,大家都害怕了,也就會心甘情愿待在家里,進而起到了社會隔離的效果。

但是也有人不心甘情愿待在家里,比如中央公園就有不少人天天跑步,根本制止不住。為了讓這些人待在家里,剛開始警車會去那里巡邏,播放錄音提示社會隔離六英尺。即便如此,還是有人天天去跑步。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再去中央公園,已經沒有那么多人了,原因是政府在中央公園里建了一個帳篷醫院,用以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經常在那里跑步的人看到了,認為那個地方是一個危險的病毒區,心里忌諱就不再去了,政府其實是有辦法讓大家待在家里的。

因為總有路人拍照,卡車停尸房被圍擋起來,隱約還是能看到尸體(楊競博供圖)

因為總有路人拍照,卡車停尸房被圍擋起來,隱約還是能看到尸體(楊競博供圖)

“美國撤僑準備發動戰爭”不靠譜

最近,美國發布的一條“撤僑”命令引起了大家的推測:美國很有可能要掀起一場戰爭。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北京時間4月3日,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發布推文稱“美國國務院敦促美國人不要延期回國,可能很快所有交通工具都無法使用”。

就是這個并不常見的通告,引發“美國全球撤僑,意味一場戰爭要開始了”的猜測,也有觀點認為,“美國全球撤僑,可能意味著美國最終會通過發動戰爭甩鍋”。

我一直關注美國各種新聞輿論,并沒有看到跟撤僑可能引發戰爭有關的輿情報道。美國也的確有好戰派,但疫情之下人們更關心的是拯救生命。

我更相信美國撤僑是為了更好地抗疫,通知那些熱愛旅游的美國人趕緊回國,否則飛機停飛就很難回家了,世界各地疫情蔓延,要讓美國人減少流動,降低感染風險。

其實,發動戰爭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打仗得有兵力,新聞里說美國“羅斯福”號航母出現疫情,海軍多艘軍艦也同樣有眾多水兵感染。全世界都在和疫情作戰搶救生命,是有多魔怔想打仗的人才要打仗?更何況美國總統大選快要開始了,國內已經是一團亂麻。尤其是當你在各路新聞里看到每天發布的那么多疫情死難者尸體的時候,只有嘆息生命脆弱,是不會聯想到戰爭這件事的。

紐約大學研究認為,紐約新冠病例主要來自歐洲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等美方官員近日多次散布所謂新冠病毒源于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言論,并稱應對此進行調查。

其實,新冠病毒源頭問題是一個科學問題,應該交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研究,不應被政治化。特朗普的“中國病毒論”是站不住腳的。

我看到紐約大學醫學院近日發布的報告顯示,至少紐約大多數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都跟歐洲有關。紐約大學醫學院將其旗下3個醫院接收病例的行跡進行追蹤后發現,這些人的行跡都跟歐洲有關,于是得出紐約的疫情主要來自歐洲的結論。該報告發布當天, CN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NBC(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全都進行了報道,這對美國亞裔特別有利。該報告發出的第二天,全美包括政府體系都知道了這個結果,這個結論對美國國內輿論走向有影響。

紐約大學醫學院的研究所這樣一個權威科研機構發布由案例追蹤得出的病毒溯源結論,對美國民眾來說,這是不太可能被推翻的證據,大家自然就會明白,特朗普所說的沒有任何科學支撐的“中國病毒論”觀點是沒有道理的。

美國媒體在疫情初期表現失敗

作為一個傳媒領域的訪問學者,我關注更多的是疫情之下美國媒體的生態。

就說 CNN吧,至少在“紐約病毒來源歐洲”的研究結果發布之前, CNN對中國不太友好,但是CNN對美國政府也不太客氣。這是美國媒體的一個特點,政府新聞部門承擔國家宣傳任務,政客們在疫情簡報會公布理性的數據和回答問題之后,還會發表一些感性的個人觀點。

而美國媒體,大部分都更擅長批判,盯著當下社會上存在的問題,也會關注小人物的命運。在美國的幾大媒體中,只有??怂股晕⑼μ乩势?,CNN、NBC等媒體主播對美國總統和美國政府的批評都不太客氣。近日CNN就制作了名為《特朗普回應新冠肺炎疫情演變史》的視頻,回顧了從美國發現第一例確診病例,到4月16日這兩個多月之間,特朗普不斷變化的對疫情的說辭,表達一種諷刺。

4月11日,《紐約時報》(NYT )居然有6位記者同時合寫了一篇《他本可以看到發生了什么:特朗普抗疫失敗背后》的新聞專題報道,批評美國政府“他們對中國的敵意削弱了世界兩個主要大國對全球危機采取更加合作的態度的希望”。

《紐約時報》在文章《白宮疫情簡報會上,一個自相矛盾的特朗普》中稱,在每日疫情簡報會上,總統經常自相矛盾,卻從不承認這一點。他經常發出令人困惑的信號,其他政治人物、衛生官員和民眾只能自行解讀。

這些報道把特朗普給惹急了,特朗普在推特上直接開罵《紐約時報》,甚至質問《紐約時報》是不是剛被中國政府驅逐出來太想回中國了?

特朗普也把美國媒體惹急了,4月13日,CNN和MSNBC切斷了特朗普白宮簡報會的直播,表示不會播出與“疫情無關”的內容。

雖然美國那些媒體對特朗普不客氣,但并不意味著對中國友好,也有一些專家和評論員,并未親歷中國,便對中國說三道四。我問了去過中國的美國朋友,他們也不相信那些話。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媒體在此次疫情暴發初期是集體失聲的。

我看到紐約大學新聞系教授Jay Rosen經常在推特上發表言論,他認為美國的疫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媒體要承擔很大責任。在政府開始宣布抗疫之前美國媒體竟然沒有發現,說明美國政府的新聞宣傳和媒體報道相比較而言,政府的新聞宣傳贏了,美國的媒體功能在疫情初期是失敗的。這位新聞教授還認為,媒體應該讓言論更混亂一些,哪怕謠言多一些,至少能讓民眾有一個分辨的可能性。但是當各種各樣的聲音小到甚至消失,民眾連判斷的可能性都沒有了,最后就相信美國政府說的疫情還沒有流感厲害,老百姓就都不當回事。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期間在美國,是無論如何都體會不到美國這樣一個號稱言論自由的國家,自己都“折”在這件事上了。

責編 | 呂江濤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福建快3开奖号走势图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形态走势图 一分钟11选5怎么选 二维码股票微信散户群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江苏省十一选五 排列三投资稳定挣钱方案 北京pk10必中8码方法 百发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