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堅美鋁業董事長曹湛斌: 2020年中國制造業的投資機會在哪里?

“我們不要怕投資增速下降。如果我們經濟下降,還不斷地加大投資規模,我認為更可怕。制造業還能投什么?投創新,投產品研發,投環保,這樣通過提高質量,通過提高創新能力,來進一步提升制造業的水平?!?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鄒松霖 | 論壇現場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4期)

P63 曹湛斌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曹湛斌在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發展先進制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分論壇

“我們不要怕投資增速下降。如果我們經濟下降,還不斷地加大投資規模,我認為更可怕。制造業還能投什么?投創新,投產品研發,投環保,這樣通過提高質量,通過提高創新能力,來進一步提升制造業的水平。”

12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指導、《中國經濟周刊》主辦的第十八屆中國經濟論壇在人民日報社舉行。在主題為“發展先進制造業振興實體經濟”的分論壇上,面對主持人“2019年中國制造業為何投資下降,是不是中國制造業投資空間已經被擠壓到很有限的水平”的提問,堅美鋁業董事長曹湛斌做出上述回答。

“別以為外國的月亮真的比我們圓”

“從數字上看,中國鋁產量占到全世界的50%多,我相信包括家電,包括其他很多行業產量全球占比都是50%以上。”曹湛斌說,從宏觀上來講,中國改革開放41年,中國人從什么都缺,到現在什么都過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工業體系最大最全的國家。

“因此,中國必須進行改革,不能像過去一樣光是速度、規模,這是不行的。”曹湛斌表示,在調整過程中,重要一點就是不能再擴規模,要在提升質量方面下功夫。

“我們在下面辦企業,了解得相對比較透,看得相對比較實。我看到今年我們很多實體企業已經主動減負了。”

曹湛斌以佛山制造和堅美鋁業作為例子。

曹湛斌認為,除了需要科學看待這幾年經濟下滑,投資減慢,還需要承認中國最近十年八年在創新上的進步。“這是客觀的,我們自己跟自己比,不能老拿最厲害的德國、日本跟我們比較,與他們肯定還有差距,但我們的進步也很大。”

以佛山制造業為例,業界流行一句話,“不轉型創新叫等死,但是如果轉得不好,轉的方向不對,就是找死。”而堅美則是抓住兩點最關鍵處,實施轉型創新戰略。

“第一,過去,我們以勞動密集型人口紅利這個方法來進行競爭?,F在中國的人工越來越貴,而且光是利用人的生產往往有很多缺陷,所以我們制定了堅美2025智能制造的宏大計劃,利用5~7年,要耐得住性子。先不要說工業4.0,先達到工業3.0。我認為這是所有中國制造業的方向,再不能靠人力戰術,靠人去做,一定要走上制造業的智能制造,硬件跟軟件有機結合來提升我們的效率,提升我們的質量。”

“第二,更重要的是,每一個企業根據行業特點一定要進行創新。創新是宏觀的概念。當然大家知道創新最關鍵是產品功能和質量的創新,這是創新的主攻方向,但是也不要忽略了比如企業治理的創新,市場營銷的創新,人才管理的創新等等。堅美所生產的,其實鋁產品的延伸應用已非常厲害,過去我們生產鋁材一噸一噸賣出去,現在不是,未來要把鋁材變成最終的門窗解決方案,這一點我們已經走了8年,剛開始走得很苦。但是2019年我們鋁門窗比2018年增長100%,未來目標每年增長50%。我們不賣材料,變成由過去生產好鋁材、賣好鋁材,變成賣設計,賣知識產權,賣解決方案,賣服務。”

曹湛斌指出,中國在這方面有獨特優勢,“別以為外國的月亮真的比我們圓。不是的,比如堅美的系統門窗,現在有六大系列70多個品種,全部是自有知識產權和專利,而且我們測試出來的,門窗最重要氣密性、水密性、隔音、隔液、抗風壓,已經超過了我們比較羨慕的德國和日本。為什么?因為他們的氣候條件沒有我們復雜。德國門窗只要做好防冷就行,但我們不是。我們還要防臺風、防霧霾、防蚊蟲,德國人不需要考慮這些。所以我們發現我們的產品系列比他們豐富得多,如果未來走出世界我們是有競爭力的。”

“自主創新的短板不僅僅是技術層面的,還有很多是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層面的。在堅美,已經對標著國際一流水平企業的價值觀、價值理念,瞄著這個去搞創新。”

“2019年中國制造業應得90分”

有企業家認為,2019年,中國制造業“內外交困”,外部不確定性極為復雜,給中國制造業帶來的外部挑戰非常大,成本壓力、環保風暴,也讓中國制造業步履維艱;也有企業家認為,這一年,中國制造業“眾志成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制度創新、工業互聯網碩果累累,也讓中國制造業邁向高質量發展道路上步履鏗鏘。

對于極不平凡的2019年,中國制造業應該得多少分?曹湛斌給出的答案是90分,原因有兩方面:

第一,2019年制造業也好,宏觀經濟也好,有很大下行壓力。但即便這樣,經濟增速估計起碼能在6%,有多少國家能持續達到這樣的增速?不能跟過去長期9%、8%這樣比,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第二,黨中央、國務院已經看到了相關問題,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進行一系列變革創新,只要按照這個思路來做,哪怕是經濟有困難,有下行壓力,但有壓力才有動力。

“通過2019年的壓力,企業可以主動適應,來磨煉,唯如此,未來轉型升級的潛力才是無限的,所以我還是打90分。為未來的高速增長奠定基礎,這也是一個加分的要素。”

2020年中國制造業將是怎樣的發展趨勢?

曹湛斌預測,2020年經濟還是會受到下行壓力,但是不要單看增長多少,更重要是要注重在創新、在提高質量、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的收效是多少。“比如剛才說的投資如果是無效投資,光是擴規模的投資寧愿不要。如果是創新投資,環保的投資,企業智能化、自動化投資,這些投資如果有則最好,為我們打基礎更好。所以要有心理準備,經濟會困難,但是一定要看長遠,不要看一時。”

而對于2020年,最需要改革什么,才能幫助制造業喘一口氣?曹湛斌的著眼點,一是為企業真正減負擔,讓企業有獲得感;二就是法治。

“比如為企業在稅費方面減負,應該說自從中央決定了這個戰略之后,我們已經開始感覺有了效果,但是還不大,希望加大這方面的獲得感。我希望要使企業有真實的獲得感。”曹湛斌說,作為民營企業,希望政府對所有的經濟實體一視同仁,給民營企業一個公平的營商環境。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棟棟 編審:張偉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