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北京正式批復14 個分區規劃

北京市分區規劃為何沒有東西城?

14個分區規劃中,不包含東城區、西城區和通州區的規劃。

 

p84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3期)

北京城市規劃的風吹草動,都會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這次引發外界關注的,是北京正式批復14個分區規劃的消息。

日前,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復了朝陽、海淀、豐臺、石景山、大興、順義、昌平、房山、門頭溝、平谷、懷柔、密云、延慶共13個區的分區規劃(國土空間規劃)及亦莊新城規劃(國土空間規劃)。這是北京市全面深入貫徹落實《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取得的又一重要階段性工作成果。

14個分區規劃中,不包含東城區、西城區和通州區的規劃。

不少人生出疑問,為何少了東城、西城和通州?

東西城已屬首都功能核心區,

編制審批層次會更高

關于這三個區,特別是東西城規劃為何沒有一并公布的傳言不少,比如,有人憑借這一信息就斷言東西城今后不歸北京市政府管了;再比如,也有人猜測,這是不是間接印證了東西城可能合并成立“中央政務區”?

對此,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相關負責人日前介紹說,由于北京市已組織直接編制首都功能核心區(包括東城區、西城區)控制性詳細規劃和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詳細規劃(街區層面),因此此次組織編制的分區規劃不包括東城區、西城區和通州區。

據介紹,各分區規劃的編制過程為,“由市級層面統籌,各區委、區政府和經開區工委、管委會作為主體,本市組織編制了各區分區規劃。”而按照北京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相關負責人的說法,包括東西城在內的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已由北京市“組織直接編制”。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楊開忠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認為,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會更受中央重視。“東西城作為首都功能核心區的組成區域,應該統一規劃,在編制和審批程序上,應與北京市其他轄區不同,層次會更高一些。”

其實,最新一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的審批層級就與以往不同。

2017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批復了《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下稱《總體規劃》),與之前發布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和《北京城市總體規劃(1991年—2010年)》僅報國務院審批不同,《總體規劃》由中共中央、國務院批復。

正是在《總體規劃》中,提出了“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的城市空間結構,“一核”就是指首都功能核心區,其功能定位是:核心區是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的核心承載區,是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重點地區,是展示國家首都形象的重要窗口地區?!犊傮w規劃》還確定了首都功能核心區總面積約92.5平方公里。

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認為,根據《總體規劃》,首都功能核心區包括了北京市東城區和西城區在內的92.5平方公里,因此,將東西城合并稱為首都功能核心區,肯定沒有問題。

“根據《總體規劃》對首都功能核心區的定位,東西城是主要承載地,但首都功能并不是僅限于東西城,首都功能應該在整個北京市市域都可布局,包括任何不同的角落。比如在懷柔的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召開的重大國際會議,也屬于首都功能。首都功能核心區只是比較多地承載了首都功能的一個空間。”李國平認為,不宜過度解讀。

東西城不再單獨編制分區規劃,

未來可能合并為“中央區”?

其實,編制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東西城不再單獨編制分區規劃,這也不是什么新鮮事。

早在2018年11月,央視新聞就報道稱,按照2017年發布的《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實施工作方案的要求,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正在加緊編制中。

緊接著,在今年1月14日召開的北京市十五屆人大二次會議發布會上,北京市規劃委員會總規劃師、北京市規劃院院長施衛良表示,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由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牽頭,會同東城、西城區聯合編制,兩個區不再單獨編制分區規劃。

鑒于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詳細規劃已經由黨中央、國務院批復,施衛良還表示,核心區控規充分借鑒了副中心控規的編制經驗。“但核心區有不同于副中心的特點,核心區是完全的建成區,也是4個中心功能的核心承載區域,因此要進一步加強與中央部門的對接,從保障首都政務功能的角度上加強統籌和作出規劃安排。”

快一年過去了,首都功能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仍未出爐,李國平分析認為,應該還沒有到公布的時機。

但外界對于這份規劃已有諸多猜測,其中之一便是東西城合并成立中央政務區。

“中央政務區”的提法在多年前已經出現,2015年11月,北京國際城市發展研究院院長連玉明就曾提出,北京在“十三五”期間最重要的是辦好兩件事,一是加快通州城市副中心建設;二是推動“老城重組”,優化調整東西城行政區劃,建立中央政務區或首都區。

楊開忠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認為,首都功能核心區目前是功能意義而非行政管理意義上的一個分區,未來勢必會有一些特別的管理安排。“但假使未來東西城合并為一個行政區,也不宜叫作‘中央政務區’,而可能稱為‘中央區’或‘中心區’,因為東西城區不僅是政治中心的核心承載區,也是文化中心的核心承載區,叫‘中央政務區’不利于發揮文化中心的作用,不利于歷史文化的保護。”

李國平也不認同“中央政務區”的提法,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僅僅根據東西城聯合編制控制性詳細規劃這一信息,并不能判斷出東西城就是‘中央政務區’這一說法,在官方未正式公布之前,一切猜測都沒有意義。”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惟杉 編審:郭芳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宝利阁配资 分分彩挂机刷流水方案 浙江体彩6+1走势图带连线 谁有pk10计划软件 好彩1生肖技巧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淘宝广西快三走势图 幸运农场中奖说明奖金 内蒙古11选5几点结束 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