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走訪車市寒潮中的長三角:

大經銷商盈利能力下降 小經銷商要先“活下去”

近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走訪長三角地區多家汽車經銷商,發現企業普遍面臨較大經營壓力,部分企業面臨關門歇業困境。

p77 資料圖

資料圖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陳一良 | 浙江、江蘇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3期)

多年蟬聯全球汽車產銷量冠軍的中國汽車市場,正迎來一場寒潮。

2018年,中國汽車產銷量分別為2780.9萬輛和2808.1萬輛,同比分別下降4.2%和2.8%,這也是28年來中國汽車銷量首次下降。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中國汽車市場延續了2018年下半年的下滑態勢,1—9月,乘用車銷量同比下滑11.7%。

今年10月,全國汽車產銷量分別為229.5萬輛和228.4萬輛,同比分別下降1.7%和4%。截至10月末,我國汽車產銷量已連續16個月同比下降。

11月份,全國汽車產銷量數據環比則有所回暖。中汽協12月1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全國汽車產銷量分別完成259.3萬輛和245.7萬輛,環比分別增長13%和7.6%。

市場下行,波及諸多汽車生產企業,而汽車經銷商亦受沖擊。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發布的《中國上市汽車經銷商集團2019年中期經營業績對標報告》顯示,國內13家上市汽車經銷商集團中,有8家在2019年上半年營收同比正增長,其余5家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增長企業多于下滑企業;而在凈利方面,僅3家公司的凈利潤高于去年同期,其余10家企業均有不同程度減少,其中*ST龐大(601258)等兩家公司出現大幅虧損,且虧損額均超過12億元。

 

經銷商“虧本賣車,盈利關鍵在售后”

曾經的汽車經銷商因受益于車市的紅火而賺得盆滿缽滿,但隨著車市遇冷,汽車經銷商們也同樣遭遇寒潮。

10月16日,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聯合60多家經銷商發出《致乘用車生產企業的倡議書》(簡稱“《倡議書》”),《倡議書》披露,全國約有53.5%的經銷商在2018年經營虧損,2019年上半年虧損面進一步擴大,盈利經銷商進一步下降至29%。

《倡議書》還顯示,2018年以來,我國汽車經銷商4S店總數從2017年的峰值大幅下降14.8%,渠道下沉的三四線城市4S店正在經歷嚴峻的關店浪潮。2019年上半年,1.53萬家“汽車銷售服務”公司涉及法人、股東變更;500余家“汽車銷售服務”公司關閉、注銷。在壓庫和市場過度競爭等多重壓力下,經銷商為消化庫存、盤活現金流,不得不賠錢賣車以期快速回籠資金。有的大經銷商集團被資金壓力壓垮破產重組,有的小經銷商資金鏈斷裂,只能退網。

《倡議書》指出,2019年以來,除少數品牌外,經銷商的新車毛利普遍為負,廠家指導價虛高,甚至不能真實反映商品價值,市場成交價遠遠低于廠家指導價。即便是銷量保持在10% 左右增長率的豪華品牌市場,今年上半年大部分品牌的MSRP(注:廠商建議零售價)平均折扣率也都在10%以上。

《倡議書》進一步表示,“市場銷量及經銷商業績相對較好的豪華品牌尚且如此,大部分中端品牌、自主品牌更是苦不堪言。沃爾沃、東風標致、福建奔馳、克萊斯勒、寶沃、眾泰、英致、觀致等品牌廠商矛盾此起彼伏。”

曾長期位列“中國汽車銷售服務十大企業集團”第一名的*ST龐大遭遇巨虧。該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61億元,同比下降56.4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0.7億元,同比下降783.9%。

長三角某中型汽車經銷企業負責人王輝告訴記者,目前經銷商的裸車銷售已幾乎沒有利潤,“只是虧多虧少的問題。”

王輝表示,以某豪華品牌為例,該品牌一款廠商建議零售價為100萬的車型,市場折扣率大約為13%,“也就是說,這個車型的市場成交價格在87萬左右,但其實這已經是我們經銷商向主機廠(注:汽車整車或整機生產企業)拿貨的價格,如果遭遇同業不理性競爭,這個價格可能會降到85萬,甚至83萬,這就等于是經銷商在虧本賣車了。”

經銷商虧本賣車如何實現盈利?王輝告訴記者,經銷商的盈利關鍵在于售后。

“賣車不賺錢,但BBA這些強勢品牌還可以通過捆綁裝潢,比如賣行車記錄儀、賣腳墊、賣貼膜這些項目賺錢,通過給客戶代辦按揭、讓客人在店里買保險也可以賺錢,汽車的售后維修保養也會有一筆收入。”王輝說,當地一些經營有方的經銷商,特別是強勢品牌經銷商仍能盈利,但近兩年總體盈利萎縮已非常明顯,很多弱勢品牌則只能勉強維持生存。

上漲的租金、高昂的資金成本和強勢的主機廠

今年58歲的張宇是長三角某小型汽車經銷商負責人,其所經營的汽車經銷企業旗下僅有兩家4S店,且均位于長三角某市的中心區域。

記者見到張宇時,他正準備外出考察一個新的4S店店址。

“我這兩家店都在現在的主城區內,2008年前后簽的土地使用協議,租金是相對固定的,因為當時我們的地理位置算是城郊接合部,租金也不高,但這幾年城市擴張很快,我們的兩家店的店址現在都成了主城區里很熱鬧的區域,所以續簽的租金會比較高,基本要把我們的利潤都吃掉了,所以我現在準備考察新店址。”張宇表示,為了降低租金,目前考察的幾個新店址都位于城郊,“雖然這幾個店址都在城郊,但租金仍然比現在的兩個店址要貴,這幾年租金漲得太厲害了。”

張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由于城市擴張,周邊不少4S店都從“郊區店”變成了“城區店”,隨著周邊人口的增長,4S店里的鈑金、噴漆等業務由于存在一定污染,受到環保等部門監管,很難開展業務,有很多4S店在前幾年就已經外遷。

張宇對外遷后的企業經營狀況也心存憂慮,“首先是外遷后的租金和之前的租金相比還是明顯上漲了,再一個是和原先相比,郊區的店址比較偏遠,獲客難度增大了,對售后的返廠率也有影響,盈利能力肯定會有一定下降。”

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主機廠的強勢頗令汽車經銷商詬病。

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10月份發出的《倡議書》顯示,“由于主機廠盲目上量、片面追求市場份額,并通過苛刻的考核制度捆綁經銷商,將經銷商的利潤轉移至主機廠,大部分經銷商虧損日益嚴重。”

2017年7月,商務部發布《汽車銷售管理辦法》,規定供應商不得對經銷商實施下列行為:規定整車、配件庫存品種或數量,或者規定汽車銷售數量,搭售未訂購的整車、配件等商品。

《倡議書》指出,該政策實施兩年多以來,乘用車生產企業仍然以各種商務政策、促銷返利激勵政策,規定經銷商的年度、季度甚至月度銷量目標,對整車和配件壓庫,搭售不暢銷的車型,變相捆綁經銷商,造成經銷商庫存高企。

據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抽樣調研,2018年以來,約有70%以上的經銷商庫存系數連續多月超過1.5個月的庫存警戒線,《倡議書》認為,這“說明大部分廠家對經銷商的壓庫并未從根本上做出調整”。

對此,張宇告訴記者,主機廠給經銷商壓庫存的問題確實普遍存在,對汽車經銷商,特別是民營汽車經銷商造成了不小的資金壓力。

張宇還向記者表示,實際經營中,主機廠會向其壓3個月的庫存,“假設我一家4S店每月銷售汽車50輛,3個月的庫存就是150輛,如果每輛車拿貨價格為20萬,庫存車輛價值就是3000萬,這3000萬的資金成本需要我來承擔,按我們民營經銷商8%的年化資金使用成本來算,一輛車在我手里多放一個月,我就要自己承擔1300塊的資金成本,這等于是我向主機廠提供了一筆3000萬的免息貸款。”

張宇告訴記者,其部分經營資金來源于民間借貸,年化利率在10%左右,如果加上主機廠壓庫存產生的利息開支,其企業每年資金利息支出可占企業總體支出的1/3左右。

“經銷商在主機廠面前是絕對的弱勢群體,因為我們處在整個產業鏈的下游,理論上政府對主機廠的行為有很多約束,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卻很少有行得通的,尤其是我們中小型經銷商,我們如果不服從主機廠的管理,主機廠會取消對我們的扶持政策,把政策給我們的競爭對手,你說我們怕不怕?”張宇說。

拍8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 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寒潮過后,全行業或將迎來新發展

對于企業未來的發展前景,張宇表示,小型經銷商未來將面臨較大的挑戰。

“我們現在面臨很大的場地租金壓力,庫存去化也明顯放慢了,利息開支、人工開支都在增長,所以我們在城里的兩家4S店,其中一家可能會選擇退網,另一家會搬遷到郊區繼續經營,現在行情不好,我選擇先爭取讓企業活下去。”張宇說。

面對目前車市下行的現狀,王輝作為中型汽車經銷商的負責人卻顯得更輕松樂觀。

王輝告訴記者,“我們幾十家4S店的場地大部分都是我們早年自己買地、自己蓋的,租金壓力不大,再加上我們代理的品牌偏中高端,銷量下滑不是很厲害,所以目前盈利雖然在下滑,但企業生存壓力不大。”

困難過后,汽車經銷行業或將迎來新的發展階段。

在接受采訪時,王輝和張宇均認為,提升服務、加強營銷、改善與主機廠的溝通是目前各經銷商共同的選擇,4S店服務水平正在逐步提升。

王輝表示,公司旗下各4S店都在提升客戶服務標準,“我們在賣車環節沒有盈利,所以必須要求各個4S店做好售后服務,我們賣出去的車子回來做基礎保養、小故障排除或者事故修理的次數平均大約在2.5~3次,這個次數還要努力提高,這里面的利潤空間很大。”

在提升消費體驗方面,王輝表示,廠家會向客戶做滿意度調查,也會委托第三方做客戶調查,經銷商自身也會做一些客戶調查,整個行業的管理更趨精細化和人性化。

“從我們掌握的數據來看,我們有40%的新客戶來源于老客戶介紹,可見售后服務的重要性。另外有20%的客戶來源于汽車之家、懂車帝、百度等垂直網站,這也要求我們加強新媒體營銷。”王輝說。

張宇則表示,目前很多4S店為了留住客戶,推出大量預付類產品,比如一次性繳納一筆費用,客戶可終身享受機油免費服務,以及推出增值服務,延長保修期等,“以比較便宜的價格推出這類服務,消費者得到了實惠,經銷商通過收未來的錢也能改善目前的現金流,同時還可以留住客戶,增加客戶黏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行業整體遇冷之時,主機廠和經銷商這兩個博弈主體之間有了更多溝通和妥協。

王輝告訴記者,目前公司與主機廠的關系明顯改善,主機廠給予公司更多支持政策,雙方的溝通也更多了,“以前主機廠出臺一個商務政策,給我們返點返利,或者出臺一個促銷手段、對零配件價格進行調整、對經銷商進行考核要求時,是不會管經銷商有沒有意見的,他只會給我們一個文件,現在則會更多聽取我們經銷商的意見,我們也給予了積極反饋。”

“現在賣裸車不賺錢了,主機廠會比較關心我們售后服務的收益如何,能否覆蓋成本,如果我們整體虧損的話主機廠也會給予一定的支持,主機廠也希望我們能夠生存下去,不要退網。”張宇說。

全國乘用車聯合會秘書長崔東樹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在我國汽車行業的發展過程中,諸多汽車經銷商通過各自旗下的4S店組建起了龐大且深入全國各級市場的汽車分銷服務網絡,無論在汽車品牌培育,還是在消費者服務等領域都做出了很大貢獻,“在我們過去近30年的行業高速增長中,經銷商功不可沒。”

崔東樹還提出,目前汽車行業市場競爭激烈,產銷量同比下滑,經銷商與主機廠是命運相連的兩個主體,行業遇冷,經銷商也必然面臨挑戰和內部分化,應理性看待2018年以來汽車經銷商數量下降,經營遭遇困難這一狀況。

“目前來看,4S店的地位并沒有被顛覆,汽車經銷行業總體仍在成長,雖然這兩年整個行業有所調整,但國內汽車市場非常龐大,相信未來兩年市場會逐步走穩,優秀的經銷商會生存下來,定義行業標準,引領行業發展。”崔東樹說。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呂江濤 編審:張偉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福彩中天图库好运彩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广东好彩一投注技巧 新浪股市十大名博排名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 北京快三出什么号 云南省十一选五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