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寶能汽車,姚振華的“新玩具”

曾經的“野蠻人寶能”,經過兩年多的布局后,開始了在汽車行業的全速沖刺。

p63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賀詩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3期)

法國當地時間11月28日,法國標致雪鐵龍集團(下稱“PSA”)舉行新聞發布會,表示公司計劃出售所持有的長安標致雪鐵龍汽車有限公司(下稱“長安PSA”)50%的股份。

此前,長安PSA另一半股權持有者長安汽車(000625.SZ)在重慶聯合產權交易所也預披露了擬出售所持有長安PSA 全部股權的信息,并于11月29日正式提出掛牌轉讓申請,轉讓底價為16.3億元。

PSA和長安汽車兩方均未正式宣布長安PSA的確定下家。不過,PSA發言人透露,“資本巨鱷”寶能集團是長安PSA的潛在買家之一。

自2017年寶能集團投資組建寶能汽車有限公司(下稱“寶能汽車”)以來,寶能汽車收購了觀致汽車的過半股份,并在全國多地布局汽車產業基地。近期,寶能集團董事長姚振華與多位省市的黨政一把手會談,會談內容均涉及汽車產業。

曾經的“野蠻人寶能”,經過兩年多的布局后,開始了在汽車行業的全速沖刺。

“脫虛向實”的寶能系?

寶能集團真正進入公眾視野,源于2015年的“寶萬之爭”。此后,“資本玩家”成了寶能集團和其董事長姚振華的標簽。

隨后,寶能集團旗下前海人壽、鉅盛華等資本再度出擊,開始對南玻A、格力電器等優質制造業企業增持,并謀求控制權。

2017年2月24日,保監會宣布,因編制提供虛假資料、違規運用保險資金等行為,對前海人壽及相關責任人員做出警告、罰款、撤職等行政處罰,其中,時任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被撤銷任職資格,10年內禁入保險行業。

對于姚振華和寶能集團來說,這次行政處罰,是個人和企業發展的分水嶺。

受罰之后,寶能集團的行事風格悄然發生變化,在資本市場上,寶能系依然活躍,但開始收斂鋒芒,不再有“非拿下控制權不可”的咄咄逼人之勢。

同時,姚振華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其起家的房地產、金融行業,開始聚焦傳統制造業。

寶能集團內部人士透露,姚振華一向被員工評價為“政策嗅覺敏銳”,保監會的處罰讓他領會到了國家鼓勵實業的決心。

2017年3月20日,在姚振華受罰后不到一個月,寶能汽車掛牌成立。同時,姚振華本人也在多個場合表達了“脫虛向實”的決心。

2018年3月,寶能汽車創新研究院在陜西西咸新區揭牌,姚振華說,“我始終胸懷實業報國的理想,寶能也將始終踐行‘發展實業、回報社會’的企業使命。”

某接近寶能的人士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姚振華深知“資本玩家”的標簽對他很不利。尊重市場、實業報國是姚振華一直希望得到的評價。

布局汽車全產業鏈

從汽車產業布局來看,寶能集團已醞釀許久。

最令業界震動的事件發生在2017年12月,寶能集團宣布收購觀致汽車51%的股權,成為其大股東。

另外,從2017年10月起,寶能汽車先后在杭州、昆明、廣州和陜西西咸新區開建4個整車及零部件生產基地,號稱全部建成后可年產超200萬輛新能源汽車,總投資近千億元。

還有媒體報道稱,寶能汽車成立后即大肆擴充銷售渠道,全國經銷商和合作伙伴總數已突破200家。同時,結合寶能集團自身優勢,汽車配件、汽車金融、汽車保險等業務也相繼展開,“研發—零部件—整車制造—售后”的完整產業鏈已現雛形。

在傳出寶能集團可能收購長安PSA的期間,姚振華還頻頻與多位省市黨政一把手進行會談,會談內容皆與汽車行業相關。

2019年11月28日,吉林省省長景俊海與姚振華舉行會談。景俊海指出,希望寶能集團搶抓難得機遇,在汽車產業、食品加工、物流產業、數字經濟、會展經濟、文旅康養等方面謀劃落地項目,推動雙方全面全方位合作。

11月26日至29日,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率江蘇省黨政代表團赴廣東學習考察,在此期間,代表團考察了寶能集團科創中心。

汽車分析人士趙偉認為,這是寶能集團全速進軍汽車行業的信號,“布局汽車行業兩年多后,寶能到了沖刺的時候。”

步子邁得有點大,為啥?

寶能集團官網顯示,成立于1992年的寶能集團總部位于深圳,其業務已涵蓋高端制造、現代物流、物業開發、綜合金融、文化旅游、航空業務、民生服務等七大核心板塊。

房地產和金融一直是寶能集團的主要盈利來源。但2019年初,姚振華在寶能集團高層會議上表示,10年內,汽車行業的收入要占到寶能集團總收入的一半。

可是,外界并不理解寶能集團對汽車行業的巨額投入。

一方面,整車制造業是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具有資金投入大、回報時間長等特點,現今國內車市又暫時處于下行狀態,這樣的巨額投入究竟能堅持多久?

另一方面,寶能集團此前從未涉及工業制造領域,而資本運作的經營邏輯與汽車行業明顯不同。

與新勢力造車企業不同,寶能集團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采取的是并購的方式,特別是購買有生產資質但發展處于低谷的企業,而不是創立自己的品牌。

此外,寶能集團并不公布產品、供應鏈、品牌、運作模式、戰略等,一進入這一領域就圈地擴產能,讓人摸不著頭腦,因為超200萬輛的產能明顯是超過市場需求的,工信部規劃的2020年新能源汽車年銷量也才200萬輛。

外界也因此質疑,難道寶能集團在汽車行業布局只是為了“豎起大旗”,然后“跑馬圈地”?

對此,趙偉認為,這個問題需要從多角度理解。

首先,若寶能集團想以汽車制造為誘餌換取地方政府的各種資源,很難達到目的。

瀕臨破產的華泰汽車是現成的例子——過去10多年來,華泰汽車以主業為名,換取了煤礦、土地、融資等各種資源。但借來的錢總是要還的,因為主業缺乏造血能力,如今華泰汽車的資金鏈已經接近斷裂。

另一個方面來看,由于其集團的多元化業務早已成型,相比傳統汽車制造商,寶能集團的優勢在于各業務板塊可以互為補充,能較少受到車市下行壓力的影響,“比如在一個地方投資建廠后,政府肯定會給相應的優惠政策,這對其金融或房地產板塊都是利好。”趙偉說,“這樣來看,寶能前面的步子邁大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呂江濤 編審:張偉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pk10押235689稳赢技巧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如何追回资金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图 官方江西11选5走势图 福彩好运快三怎么样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