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金融委三次提示 要求中小銀行補充資本

11月12日,銀保監會曾舉行通氣會,多個部門負責人集中回應當前中小銀行整體風險狀況。

p38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庭陽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3期)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融委”)最近召開的3次會議均提及一件事——中小銀行補充資本。

今年,包商銀行、錦州銀行(0416.HK)等問題銀行被處置,以城商行、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的風險狀況頗受關注。

11月12日,銀保監會曾舉行通氣會,多個部門負責人集中回應當前中小銀行整體風險狀況。

如此背景下,補充中小銀行資本已被提上日程。

銀保監會隨即有所動作,11月29日,銀保監會網站發布《關于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指導意見(修訂)》,稱修訂有利于“支持商業銀行持續補充資本,增強風險抵御能力”。

那么,作為評判一家銀行資本實力的重要指標,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情況表如何?又有哪些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已逼近,甚至跌破監管紅線而急需“補血”?

金融委為何連續三次開會提示這件事?

“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當前要重點支持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優化資本結構,增強服務實體經濟和抵御風險的能力”“多渠道增強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資本實力”……

從9月底召開的金融委第八次會議開始,到11月召開的第九、第十次會議,金融委最近召開的3次會議均提及中小銀行補充資本事項。

一位銀行研究員告訴記者,金融委是確保國家金融安全與穩定發展的重要部門,在如此高規格的會議上連續提及“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尚屬首次,市場也應足夠重視。

金融委為何如此看重這件事?其無疑與中小銀行抵御風險的能力息息相關。

銀行的基本運營模式就是吸收存款后對外放貸,如果放貸形成壞賬不能收回,銀行要以自有資本承擔損失。衡量在存款人和債權人的資產遭到損失之前,銀行以自有資本承擔損失能力的指標,就是資本充足率(銀行的資本凈額/風險加權資產)。資本充足率越高,銀行核銷不良貸款、承擔資本損失、抵御風險的能力就越高。而提升資本充足率,可以用“增加分子”的方法——提升銀行資本凈額,即補充資本。

近期暴露風險的一些中小銀行都存在資本充足率不達標的情況。

如錦州銀行壞賬猛增,2018年6月、2018年12月、2019年6月不良貸款率分別是1.26%、4.99%、6.88%,同期資本充足率則分別是11.61%、9.12%、7.47%,已經低于監管紅線。今年其已被大型銀行戰略入股投資,也更換了高管團隊。

那么,監管紅線是多少呢?其實早在2012年6月,原銀監會就曾發布《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并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要求系統重要性銀行和非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不低于11.5%和10.5%,當時定下的“達標”時限為“2018年底前”。

 

P39

哪些中小銀行急需“補血”?

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顯示,近5年,以城商行和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改善有限,農商行甚至有所下降。

2014年底,四類銀行按照資本充足率從高到低排序,分別是大型商業銀行(工農中建交郵)、農村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如招商銀行、光大銀行等),對應的數據分別是14.1%、13.81%、12.19%和11.23%。

而到今年9月,大型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高高在上”(16.18%);股份制銀行增量較大,超越農商行和城商行,達到13.4%;農商行則降低到13.05%;城商行則為12.51%。

具體到中小銀行的個案來看,有哪些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已經逼近,甚至跌破監管紅線呢?

已公布今年三季報的中小銀行中,《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統計發現,資本充足率最低的20家銀行中,有13家位于山東和東北區域,如山東的鄆城、萊蕪、禹城、榮成、莒縣、龍口等地農商行,東北區域則有大連銀行、營口沿海銀行、鞍山銀行等。

這20家銀行中,有7家銀行資本充足率低于11%,逼近監管紅線,甚至有4家不到10.5%,這4家資本充足率低于監管紅線的銀行分別是貴州烏當農商行、錦州銀行、貴陽農商行和山東鄆城農商行。

如在2019年三季度資本充足率最低的貴州烏當農商行,其2017年、2018年的資本充足率甚至更低,只有0.07%、2.29%,同期,該行不良貸款率高企,分別為14.97%、11.75%。

聯合資信評估公司對貴州烏當農商行2018年報給出評價,不良貸款和逾期貸款增幅明顯,不良貸款率高,信貸資產質量顯著下行。“撥備計提的不充足對資本侵蝕明顯,資本已經嚴重不足。”

p40

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的辦法有哪些?永續債“破冰”、二級資本債發行逐月走高……

那么,中小銀行該如何“補血”?

補充銀行資本,可以發行優先股、增發、配股、可轉債,但都有門檻高、時間長、成本高的不足,而發行永續債、二級資本債,成為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的重要途徑,特別在現在周期性的低利率時期,成為一些銀行的首選。

11月7日,徽商銀行(3698.HK)、臺州銀行獲得央行、當地銀保監局批復,分別獲準發行不超過100億元、50億元額度的永續債,以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編者注:銀行資本可分為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其中一級資本又可分為核心一級資本和其他一級資本),成為第一批獲批發行永續債的中小銀行的城商行。

臺州銀行首期16億元永續債11月19日發行,徽商銀行永續債12月3日發行100億元。

截至今年三季度,徽商銀行的資本金充足率位列倒數第19位,為11.64%,據測算,發行100億元永續債后,該行資本充足率將重返12%以上。

永續債,理論上說是永久存續的債券,一般指到期期限很長或者不確定的債券,投資者不能在特定時點要求清償本金,但可有按期利息收益。在發債人破產時,受償順序排在存款人、一般債權和次級債務之后。

2018年底,金融委辦公室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多渠道支持商業銀行補充資本問題,推動盡快啟動永續債發行。

今年1月17日,銀保監會批準中國銀行發行不超過400億元永續債,這在我國銀行領域尚屬首次。

中國銀行永續債成功發行后,央行有關負責人曾表示,其為后續商業銀行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提供了范本,也拓寬了商業銀行補充其他一級資本工具渠道。

雖然銀行領域發行永續債在今年1月便已“破冰”,但在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發行了11筆永續債之后,今年11月,中小銀行才加入到永續債發行隊伍中。

除了永續債“破冰”,中小銀行也發力于二級資本債發行。從8月到現在,中小銀行累計發行了735億元二級資本債。

8月份起,中小銀行開始在二級資本債市場上發力,當月發行債券152億元,創出年內單月新高;9月再度刷新紀錄,發債額比7月、8月加和還多;11月在9月份基礎上,再度提升,幾乎是8月發債額一倍有余。

如山西長子農村商業銀行這樣的農商行,今年9月26日就發行了2億元二級資本債,其2018年年底總資產121億元,資本充足率13.59%,而今年三季報顯示其資本充足率為15.47%。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惟杉 編審:郭芳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 股票配资炒股 黑龙江福彩p62中奖规则 好彩1在哪里买的 股票指数行情怎么看 浙江体彩6+1走势图 幸运28预测官网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上海快三在线计划网站 双色球开机号乐彩网 pk10七码滚雪球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