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村干部染指低保金,影響期內企圖“封口”被開除黨籍

近日,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紀委監委通報了西街口鎮綠水塘村委會原副主任黃小兵違規占有群眾低保金37589元,對抗組織審查的典型案例。

黃小兵是如何截留低保金的,又怎樣對抗組織審查?

違規占用低保金村干部受處分

2007年,西街口鎮綠水塘村委會村民虎某某因生活困難,申請低保補助獲得批準。

低保存折發放到各鄉鎮后,民政助理員將低保存折交給時任村委會副主任黃小兵代為領取轉交,并告知其存折初始密碼。

但當虎某從黃小兵處拿到存折時,卻發現存折上的4900元錢被無故取走。

2017年,虎某向縣紀委監委信訪室反映了這一情況。針對這一線索,縣紀委監委成立調查組進行初核。當調查組前往信用社調取流水記錄時,“黃小兵”三個字赫然出現在取款憑證上。

經調查發現,由于黃小兵工作拖沓,沒有及時將存折轉交給低保戶,加之也沒有其他人提及,久而久之他就對低保金動起了歪腦筋。當調查組找到黃小兵談話時,他“坦白”道,自己借代領低保金之機,曾先后三次從虎某某的低保存折中支取4900元用于個人開支。2017年5月,黃小兵因非法占有低保金,違反廉潔紀律,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影響期內“諱疾忌醫”對抗組織審查

“除虎某戶外,你是否還取了其他貧困戶的錢?”

“絕對沒有了。我也是手頭緊,一時糊涂,才犯了錯,哪里還敢動其他低保戶的錢呀。”面對調查組的再三追問,黃小兵信誓旦旦。

處分決定下發后,縣紀委監委隨即指導西街鎮著手清查全鎮低保金申領和發放情況。清查過程中,村民陳某到鎮紀委,反映其母親黃某蘭的低保金存折上少了上萬元。得知這一消息,黃小兵慌了神,悄悄地拿著3.5萬元錢來到陳某家。

“這里有3.5萬元,你收著。如果有人來調查,就說低保存折上的錢取了是為你母親看病和生活支出,不要說被我用掉了,知道嗎?今天的事也不要告訴其他人。”直到此時,已經因違規占用低保金受到處分并處于影響期內的黃小兵仍執迷不悟,企圖通過收買陳某某、與其建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調查。

令黃小兵沒想到的是,他前腳一離開,陳某后腳就拎著3.5萬元走向了鎮紀委。

原來,黃小兵私底下偷偷取走的低保金不止虎某這一戶,但在審查過程中,面對組織的教育和挽救,黃小兵依然抱有僥幸心理,矢口否認還取走過其他低保戶的低保金,企圖逃避組織的處理,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經調查核實,黃小兵利用職務便利,先后16次非法從虎某等四戶的低保戶存折中取走低保金共計37589元占為己有。

扎緊制度“籬笆”管住小微權力

“我辜負了黨對我的培養教育之恩,辜負了人民群眾對我的信任。希望后來者引以為戒,做公正清廉、為民解憂的村干部……”在懺悔書中,黃小兵懊悔的寫道。因違法事實已超過追訴時效,石林縣紀委監委決定給予黃小兵開除黨籍處分,并責令其辭去村委會副主任職務。

相對于遠在天邊的“老虎”,群眾對近在眼前嗡嗡亂飛的“蒼蠅”感受更為真切。“微腐敗”不僅損害群眾切身利益,啃食群眾獲得感,更揮霍了基層群眾對黨的信任。

針對黃小兵案暴露出的問題,石林縣紀委監委從加強小微權力監督入手,亡羊補牢扎緊制度“籬笆”。一方面,在全縣93個村(社區)均設立村(居)務監督委員會,并在每年開展兩次“村(居)務面對面”活動,當面接受群眾質詢,增強基層監督力量。另一方面,通過出臺《違反農村集體“三資”管理規定責任追究辦法》等制度,繪制黨務、村(居)務決策、村(社區)工程建設等監督流程圖,確保小微權力在制度框架內運行。今年以來,全縣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群眾身邊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15件21人,通報曝光5批13人次。

“誤入歧途的黨員干部,要正視組織審查這副‘苦口良藥’,珍惜機會,如實向組織交代問題,真誠認錯悔錯,才能重新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石林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云南省石林縣紀委監委黃俊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陳昊)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越野车这么跑川藏赚钱